_Antax

我会做你所向披靡的利剑。
称呼安塔西塔西,请多指教。

#王者荣耀# 药鱼向 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

*ooc毫不畏惧


*庄周中心向


*私设严重!!!


*似乎是虐?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浮尘,真真假假。


衍生出的世间万物,不过皆是同类罢了。


回溯?已经不会再来的终究无法再来,就连梦境也同样如此。


“到底是贤者。”


神医扁鹊在庄贤者仅有两人的棋局上冷冷的说道。


“无妨---我本意也只是邀你一人。”贤者轻轻靠在棋盘上,无精打采的敲着棋子。


杯盘上的茶刚刚沏好,冒出缕缕清冷的白雾。


“进来的药实在是感谢神医了,子休的梦很是安稳。”贤者似乎发觉这局毫无胜算,索性抛掉棋子。


扁鹊是面不改色:“为贤者效劳已是荣幸。”傻子也听得出来这是应付了事的回答,不过他眼前人倒是并不在意。


茶已经不冒白雾,两人相视有一种莫名的不现实感。


“这局棋是贤者输了吧。”扁鹊向前看了一眼,随即又正视贤者。


“神医这一棋是让子休自乱阵脚还给自己留了两条路,真是很大的打击呢。”庄周幽怨的正了正快倒下棋盘的身子。


茶杯壁染上些水珠,扁鹊轻笑着晃动了茶杯。


“神医可是有心事?”庄周毫无歧义的问了句。


“心事是别人的心事,很讽刺吧。”


庄周没有听出扁鹊语气中狠狠的针对意义。


茶凉了下来,人却没有要喝的意思。


扁鹊看向窗外,庄周看不清他的眼神。


“越人怕是得回去了。”


“那便改日再见。”


“好。”


扁鹊踏出门,庄周却莫名感觉越来越清醒。


似是走向雾中回去的扁鹊每走一步便清醒一分。这般清醒,是许多年未感受到的。直到他想起,此刻是不应出现雾气的黄昏。


然后,他想起来了曾想起来无数次的事。


我本意是邀你一人---因为当下是为你创造的。


这场短暂又漫长、真实又虚幻的当下,这场梦,是因你也是为你创造的。


你给我的药让这枯燥的梦再也无法醒来---相识了这么多年,我竟忘记了你最喜欢玩毒。这样慢性的剧毒,终是我小看你了啊。


你的毒效开始在我身上发作的那天,就是这场梦真正开始的那天。


你替我顶替稷下贤者之称去加入那场毫无意义却不得不加入的战斗,然后那场战斗的贤者死去了。


但就算是在你的梦中,我却也清楚的知道你离去的事实。


因为,那是我没有过多交流却深深喜欢的人。


这一步棋,让子休自乱阵脚,真是很大的打击呢。


泪水洗刷着他苍白的脸。


梦境是现实,同时不过也是自欺欺人罢了。


至于回溯,便也不再有多重要了。


梦里花开,花又落。重复回溯,又怎是能被主宰的?


---“到底是贤者。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end.

甜辣我在写什么蛤蛤蛤蛤蛤


评论(1)
热度(16)

© _Antax | Powered by LOFTER